•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胡敏:看十九大报告如何体现“新”意 2019-05-25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深刻认识新的历史方位 把握社会主要矛盾新变化 2019-05-25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比尔盖茨:中国减贫经验值得世界借鉴 2019-05-25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欧莱雅公司董事长:中国是推动世界创新发展的主要动力 2019-05-25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一个大国的思想贡献 2019-05-25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2019-05-25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  揭示新时代执政党长期执政规律 2019-05-25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十四条基本方略贯彻落实中的“五个关键词” 2019-05-25
  • “慢病直通车连锁药店慢病防治项目”直播间开启 2019-05-24
  • “慢火车”上的“老”观察家 2019-05-24
  • “慈善医疗救助”活动在山东寿光市启动 2019-05-24
  • “慈善光明行”将在西藏拉孜免费实施百余例白内障手术 2019-05-24
  • “感谢亲人解放军!”——西藏军区某边防团扶贫记事 2019-05-24
  • “感谢中国朋友帮我们建起了漂亮的学校”(第一现场) 2019-05-24
  • “感谢中国朋友帮我们建起了漂亮的学校” 2019-05-24
  • 乐丰彩票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第七百三十七章 产业化集群方案(上)
        薛勇军也是个敢想敢做的人,否则他也不会把这个当初濒临破产的钢管厂做到现在东林数一数二了。

        吃透了周铭的指导思想,薛勇军立即做出决定:“那好,既然驸马爷你这么说了,我也觉得可行,那我就试试,我现在就去召开全厂职工大会,给他们讲讲这个入股厂里的事情?!?br />
        但周铭却叫住了他:“薛老板厂职工大会先不着急,在此之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你不觉得自己应该先找西华村的村支书商量商量吗?”

        薛勇军恍然大悟的一拍脑袋:“还是驸马爷您想的周到,我差点都忘了?!?br />
        周铭无奈的摇摇头,其实这薛勇军不是个笨人,相反他的反应和想法都非???,是个水平线以上的商人,只是现在一下子接受的信息太多,有些急躁的想要改变,才会注意不到一些细节。

        就像现在,要是薛勇军立即出门去召开厂职工大会商讨这个事情,这不是不行,只是这样做的话,会缺少一些说服力,大家会怀疑你究竟是真的要集资入股,还是想骗一波钱跑路,毕竟大家都在厂里上班,对厂里现在的情况多多少少都心里有数的。

        可要是薛勇军先去找西华村委商量这个事情,由村委出面来说,相比薛勇军个人,说服力就高了很多,尤其在这个年代,党组织在人民群众心目中还是有相当高的公信力。

        这样做不仅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更重要的一点,还能尽早推动企业村民集体所有制的建设。

        虽然这种人民公社的企业制度,本质上是和现代企业制度背道而驰的,但作为东林地区企业原始积累阶段,是解决资金短缺问题的最佳方案。

        随后薛勇军立即出发去找西华村委,为了避免出现某些不确定的意外,周铭也跟着去看着,不过事实证明薛勇军水平还是够的,他到了西华村委,见到了村支书,十分诚恳的摆事实讲道理,没有耍任何滑头,很顺利的说服了村支书,村支书答应可以帮助薛勇军去给村民做这个思想工作。

        不过这位村支书就只有一个疑问:“薛厂长,你如何确定你这个集资是合法的呢?”

        这个问题把薛勇军给难住了,而且这个问题也相当关键,这是在东林,几年前那场涉案金额超过40亿的特大非法集资案还历历在目,所有东林人谁不怕再遇到一次呢?尤其还是村支书这样位置的人,要是一场非法集资案从他手里开始,那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薛勇军难住了,只好周铭给他兜底了:“所谓非法集资,其实本质上是一个拆东墙补西墙的庞氏骗局,许以超高额的回报诱骗人们投资,可非法集资人实际上是没有任何项目盈利的,所以随着金额的越滚越大,当本金已经无力支付回报的时候,这个游戏就玩不下去了,这是骗?!?br />
        “但集资入股并不一样,他本质是企业的扩大再生产,简单讲现在厂职工和村民花钱买钢管厂股票和去交易所买股票,这两者并没有什么区别?!?br />
        周铭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给村支书一定的思考时间:“那么既然你在交易所买股票是合法的,为什么直接在公司就会非法呢?”

        村支书重重的吸了两口烟:“我明白了,只要薛厂长你能拿出正规的章程给我,我可以帮你?!?br />
        薛勇军用力的点头,这时他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说服了村支书,薛勇军随后回厂就放心的准备厂职工大会了,只是这一次有了西华村委的加入,薛勇军就不能随意的口头承诺,必须要白纸黑字的拿出一个章程来了。

        从给薛勇军提出建议到现在拿出完整的制度章程,凯特琳一直都没说话,不仅是她需要给自己男人面子,不抢自己男人的风头,更重要的是她也对这些感到新奇。

        “我在国外也见过许许多多的公司组建,也不是没有公司拿出股份来给员工的,不过那都是作为奖赏,也是奖励给对公司有大功劳的,像现在这样直接动员附近的村民购买股份的,这我还是第一次见?!笨亓账?。

        “具体事情具体分析嘛,本来这种事情也不是常态,要是换一个地方,我也不敢出这样的主意?!敝苊菜?。

        凯特琳歪着头看着周铭,一双蓝宝石一样的眼睛亮晶晶的,似乎周铭的脑中藏着无穷无尽的宝藏:“看来周铭你对他非常有信心了?”

        周铭却摇了摇头:“那可未必,如果我真那么有信心,我自己就直接投资了,何必给他出这个主意呢?毕竟我只是第一次见他,只听了他的一面之词,我哪知道他的钢管厂是不是真如他自己说的那样好呢?”

        要是薛勇军现在在这里听到周铭的话,只怕他就要泪流满面了,感情闹了半天还是不相信他呀!

        一个公司的制度章程并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拿出来的,哪怕只是先把股份制的分红制度搞出来,也需要反复斟酌,不能随随便便的拍脑袋,要知道你面对的可是上千人职工村民,稍微给人看出纰漏来,信誉就全毁了。

        薛勇军心里很清楚这点,因此他在自己起草完制度章程后,还找来公司的几个亲信高管和西华村支书过来一同讨论,确保最大限度的不出问题。

        薛勇军这边忙活着,周铭和凯特琳没事就在附近转了转,发现这西华村这里的条件非常优秀,附近除了薛勇军的军城钢管厂以外,还有一个轧钢厂和拆船厂,而过了北面北华村就是长江。

        了解了附近的情况,凯特琳立即明白了周铭的想法:“看来周铭你回去要给薛勇军更多建议了,可以把北面北华村一起纳入进来,吸收轧钢厂和拆船厂,形成一条产业链,打造一个钢厂集团,再依托北面的长江建设码头,减少陆路运输成本?!?br />
        周铭笑着点头道:“不仅如此,这种规模的产业组合,还有投资码头的建设,还可以向银行贷款,实现资金的灵活流动,以后这两个村就可以是一个大型集团了?!?br />
        当天周铭和凯特琳就住在了暨阳市里,第二天一大早,周铭和凯特琳才刚起床,就接到了薛勇军打来的电话,说他已经把制度章程拟出来了。

        周铭和凯特琳吃完早餐赶过去,薛勇军恭敬的把制度和章程文件交给周铭,希望能得到周铭指点,但周铭却并没有看,然后还给了薛勇军:“这是你的公司,如果你觉得可以了,那就没问题?!?br />
        由于钢管厂里上班的基本都是西华村的村民,因此厂职工大会和村民大会是放在一起进行的,地点在西华村的晒谷场上,浩浩荡荡的来了超过两千人,很多人都是拖家带口,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来的。

        当所有人都到齐了,薛勇军走上临时搭的高台,向所有人军城钢管厂集资入股的做法,还向所有人宣读了入股的福利和股权红利的分配这些,并且西华村支书也上班帮薛勇军说话,并对这种做法表示支持。

        对薛勇军来说,这是没办法的办法,他觉得能有一小部分人愿意出钱就很满足了,可结果却让他大吃一惊,居然在场两千人有超过一半的人当场就决定集资入股了,事后薛勇军进行统计,他通过这次集资入股居然募集到了超过一百万的资金,在这个年代,这绝对是一笔巨款了。

        看到这么大笔的资金,薛勇军脸上笑成了一朵花:“不愧是驸马爷,您简直就是赵公明财神爷在世呀!居然这么简单就给我筹到了这么多钱,这样我的军城钢管厂就可以轻松度过眼下的难关啦!驸马爷,我今天在您的鼋湖山庄摆宴请您吃饭!”

        薛勇军高兴的难以自已,但周铭却反而表情严峻:“看来薛老板很高兴嘛!”

        周铭的冷淡让薛勇军一下愣住了,不明白周铭这时什么情况。

        “我想我有必要提醒薛老板你一句,这些钱并不是你的,而是西华村民对军城钢管厂的投资,可以算是你借的钱,你是需要以红利的方式付给他们利息的,所以我希望你能想好再用这笔钱,而不是吃吃喝喝?!?br />
        周铭很有必要敲打一下这位薛勇军,因为他和国内很多商人一样,习惯性的喜欢把这些股份募集来的钱,当成了自己的盈利,搞不清楚投资股份的道理。

        就像薛勇军,他第一天募集到了这么多钱,他很豪气的就要请周铭吃饭,还是在鼋湖山庄这种奢华的消费场所,简直搞不清楚这个钱的用法。

        这是薛勇军的觉悟不够,但就算是二十年后,仍然有商人公开说把公司运作上市是一条赚钱捷径,那些通过股市得来的钱可以揣进自己的腰包里,更别说在96年了。

        当然,其实周铭可以不管他的,反正薛勇军和军城钢管厂跟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但周铭还是觉得自己既然接了这个活,就得负责他到底。

        薛勇军像做错了事情的小孩一样低下了头,他尽管一下子没办法搞明白这种集资股份的钱有什么不一样,但他却明白自己不该得意忘形,更是他在见识了周铭这种聚宝盆一样的敛财能力,心生畏惧。

        “是不是一下子有了这么多钱,不知道该怎么花了?”

        周铭对薛勇军的敲打只是点到即止,没有过分深入,随后就转移了话题:“如果你现在没打算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提一个产业化集群的方案?!?/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