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胡敏:看十九大报告如何体现“新”意 2019-05-25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深刻认识新的历史方位 把握社会主要矛盾新变化 2019-05-25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比尔盖茨:中国减贫经验值得世界借鉴 2019-05-25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欧莱雅公司董事长:中国是推动世界创新发展的主要动力 2019-05-25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一个大国的思想贡献 2019-05-25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2019-05-25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  揭示新时代执政党长期执政规律 2019-05-25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十四条基本方略贯彻落实中的“五个关键词” 2019-05-25
  • “慢病直通车连锁药店慢病防治项目”直播间开启 2019-05-24
  • “慢火车”上的“老”观察家 2019-05-24
  • “慈善医疗救助”活动在山东寿光市启动 2019-05-24
  • “慈善光明行”将在西藏拉孜免费实施百余例白内障手术 2019-05-24
  • “感谢亲人解放军!”——西藏军区某边防团扶贫记事 2019-05-24
  • “感谢中国朋友帮我们建起了漂亮的学校”(第一现场) 2019-05-24
  • “感谢中国朋友帮我们建起了漂亮的学校” 2019-05-24
  • 乐丰彩票 > 乐丰彩票首页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943章 本来也只用了我一个小时(4/4)
        对于约瑟夫教授的讲解,其实陆舟是没有听太懂的。

        不过,对于白板上的那些算式他却是太熟悉了。

        虽然曾经完成这些东西只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花的一点价值都没有。

        “……我不否认你的观点,任何学科都应该拥有自己的研究生态,数学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喧宾夺主,但我想说的不是这个,”轻轻咳嗽了一声,陆舟指了下白板的方向,继续说道,“第3行的那个算式……不是这么用的?!?br />
        在这句话出口的那一瞬间。

        原本就因为他的起身提问而有些骚动的报告厅,变得更加热闹了!

        不少人都向后排投去了看热闹的眼神,好奇究竟是谁这么狂妄,一点儿都不带委婉地正面怼。好歹约瑟夫也是经济学界的大牛,就这么急着替自己的导师结仇吗?

        “居然有人质疑约瑟夫教授的数学能力?!”

        “连克鲁格曼教授都没有开口……”

        “这家伙到底是谁?看起来还挺年轻的,大概是个学生吧?”

        “等等,我感觉……这人好像有点眼熟,但忘了是在哪里见过了?!?br />
        “……”

        “请你说出问题在哪,否则请不要捣乱,”瞧见站起来的那人,正是在他报告会上玩手机的那位,约瑟夫教授的脸上不禁浮现了一丝不悦,语气不满地说道,“还是说,你认为你比我更懂该如何用这些东西?比我更了解Lu-Bewley模型?”

        陆舟点了点头:“如果只是数学那部分的话?!?br />
        全场哗然。

        约瑟夫教授皱起了眉头,不气反笑。

        “哦?那我倒有些好奇,你的名字是?又是哪个大学的?”

        听到这个与报告会无关的问题,陆舟不禁一阵头疼。

        说起来,自己的这张脸就这么不好辨认吗?

        这都是今天第二次有人问这个问题了。

        退一万步,哪怕人种不同,帅气这玩意儿也应该是通用的吧?

        叹了口气,他开口说道。

        “金陵大学,陆舟?!?br />
        “或者,你也可以叫我陆教授?!?br />
        原本一片哗然的报告厅,随着这句话的出口,却是诡异的安静了。

        陆,陆舟?!

        当这个名字从他口里出来的瞬间,不只是约瑟夫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整个报告厅的所有学者,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反转给愣到了。

        齐刷刷地看向了站起来的那位年轻学者,在座的不少经济学家们此时此刻心中都是大写的卧槽。

        也有不少人大概在陆舟刚刚站起来的时候,就已经将那张脸认了出来,只是不敢确认。

        毕竟谁也想不到,陆舟居然会出现在这么一个,可以说是与数学没有太大关系的宏观经济学论坛上。

        何况以前也从来没有人听说过,这家伙在哪个经济学会议上露过脸。

        这种完全没有先例的事情,除非是天天盯着那张脸看,否则鬼才能一眼把他认出来!

        另一边,坐在会场中,一位约莫二十来岁的小姑娘,也是瞬间睁大了眼睛。

        老哥?!

        听着那熟悉的声音,回头看着后排站起来的那人,小彤更是惊讶地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坐在她的旁边,克鲁格曼教授脸上的表情比她更精彩,兴奋地搓着手说道。

        “他果然来了!我就说过!他一定会来!”

        正说着,似乎是猛然间想起了什么,他立刻看向了坐在旁边的安迪斯教授。

        似乎是预感到了?;?,安迪斯教授顿时咳嗽了一声,勾着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扔下了一句话就准备开溜。

        “我去上个厕所……”

        克鲁格曼教授呵呵笑了笑。

        “你上厕所没关系,但别忘了咱们的赌约!”

        见自己已经躲不过去了,安迪斯教授恼火地抱怨了一句:“我知道,你这小气鬼……不就是几枚‘金币’吗?吃那么多巧克力也不怕牙掉光了?!?br />
        “哈哈,我只是拿走我应得的……话说你真打算现在去上厕所吗?”克鲁格曼教授向着白板的方向挑了挑眉毛,继续说道,“他那样子……好像是要上台板书了?!?br />
        听到这句话,安迪斯教授明显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坐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我忽然觉得,我还能再憋一会儿……”

        “先看看他打算写些什么好了?!?br />
        ……

        陆舟也没想到,自己明明只是来打个酱油的,结果最终还是站在了这个地方。

        在他指出了白板上的计算过程存在问题,并且如这位老先生所愿的报出了自己的名字之后,约瑟夫教授依然没有死心,甚至让出了讲台和白板,要求他指出究竟怎么错了。

        其实陆舟原本是不想上来的。

        但身为一名学者,当他发现了有人错误的使用了自己的理论,作为这一理论的提出者,指出错误并将其纠正也是他的义务。

        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他更懂Lu-Bewley模型的意义。

        咱也想低调啊,但奈何实力不允许啊……

        心中默默叹了口气,陆舟拿起了记号笔,清了清嗓子,随口说道。

        “我只写一次,看好了?!?br />
        约瑟夫教授面无表情,用充满压迫力的眼神,死死地盯着白板。

        然而,这充满压迫感的视线,并没有给陆舟带来很大的压力。

        站在白板的前面思索了大概五秒钟,他手中的记号笔就如同一只轻盈的鹅毛般动了,不过是数息之间,便在白板上流畅地写下了一行行算式。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看着白板上越来越多的算式,约瑟夫教授的瞳孔瞬间收缩,随后又缓缓的放大,写上了一丝不敢相信,甚至于渐渐变成了震撼。

        倒不是惊讶于陆舟笔下的内容。

        虽然那一行行信息量庞大的算式确实挺让人惊讶的不假。

        但更让他震撼的却是,写下这些算式的陆舟根本没有一丝停顿!也完全没有停下来回顾前面的步骤再对下一步进行思考的打算!

        是的,哪怕连半分钟的停顿都没有!

        就好像,整个模型已经被他印在了脑子里,每一块积木该如何去堆砌,在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一张完整的蓝图。

        一滴汗水渐渐顺着额前滑下。

        最让约瑟夫不敢相信的是,原本对自己的过程笃定无疑的他,居然已经开始渐渐怀疑,自己暴露出的错误,是不是真的那么明显到根本不需要去思考了……

        当陆舟在白板上写下了最后一笔,整个报告会的会场异常的安静。

        显然,不只是征服了约瑟夫教授,全场坐在这里的经济学家们,也彻底被他罗列在黑板上的算式给征服了。

        相比起约瑟夫教授的板书,他写的每一步都很细致,并且准确地在约瑟夫教授板书的内容中,圈出了存在问题的步骤,并对其加以了纠正。

        肩膀轻轻抖动着,不敢相信地看着白板上的内容,约瑟夫教授用带着一丝颤抖的声音说道。

        “这不可能……”

        “就算是坐在图书馆里将这些东西算一遍,也至少得花上几个小时的时间……”

        “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陆舟笑了笑,将带着磁铁的记号笔,挂在了白板的旁边。

        “你先告诉我对不对?”

        虽然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结果已经很明显了。

        沉默了一会儿,约瑟夫教授最终还是勉强地点了下头。

        “我承认……我对Lu-Bewley模型的理解存在误区,你是对的?!?br />
        报告厅内响起了骚动的声音。

        约瑟夫教授居然承认自己是错的了?!

        几乎绝大多数人的脸上,都浮现了不敢相信的表情。

        即便在听到陆舟报出自己的名字之后,也有不少人预感到约瑟夫教授可能会输,毕竟他数学再强也没到纳什教授那种程度,和菲尔茨奖得主之间的差距更是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输的这么彻底,甚至连辩论的机会都没有……

        “知道错哪了吗?”

        “知道了……”

        虽然向比自己年轻的学者低头,这让约瑟夫的心中有种难以明言的屈辱。

        但如果是向正确的观点低头……

        那并不丢人。

        看着像个学生似的点着头的约瑟夫教授,陆舟也赞赏地点了下头。

        不错。

        刚刚上台的时候,他还在想着也许自己就算是将错在哪里摆在了这位老先生的面前,这位老先生也会碍于面子进行否认,并从经济学的角度和自己争辩。

        不过现在看来,他并不是那种人。

        实事求是是一种美德。

        尤其对于学者而言。

        “那纠错的事情就交给你去做了,我对这玩意儿也不是很了解?!绷粝铝苏饩浠?,陆舟也没再继续落他的面子,转身便走向了报告厅的正门。

        眼看陆舟要走,约瑟夫教授连忙上前了半步,想要拉住他。

        “等等,你还没告诉我,你是如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

        “哦,你问这个啊……因为这本来就没什么难的?!?br />
        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约瑟夫教授的陆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

        “何况做出那个Lu-Bewley模型,我也只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而已?!?br />
        “只是改一改错的话,本来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吧?”

        -

        (昨天CD了一下,今天继续爆发,为了阅读体验就不开单张求票了,让我在章节末尾求一下票票可好~~~拜托了,有月票的兄弟姐妹们投一下吧~~~)